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31章 女子学校

作品:大唐第一败家子|作者:烟雨织轻愁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10 00:21:24|下载:大唐第一败家子TXT下载
  狄仁杰接下来开始立项蒸汽犁,他们的研究小组也开始进行起了研究。

  原本六人的科研小组,现在变成了五人。

  狄仁杰也询问过李愔,李愔给出的答案是,刘思远患病,需要回家休养,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的。

  狄仁杰等人,不由大感惋惜,现在也只能他们五人开始进行研究了。

  以前李愔带着他们搞研究的时候,他们觉得研究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。

  因为在立项的时候,李愔已经将研究事物的原理,还有图像,清清楚楚地画了出来。

  他们需要做的,只不过是理论上的验证,数据上的验证等等。

  一旦验证成功,马上就可以投入生产。

  额现在,当他们自己进行课题的研究的时候,才发现,原来一个项目的研究,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首先,虽然他们的攻关项目是蒸汽犁,但是蒸汽犁的图片他们还没搞出来。

  只是有一个大概的印象。

  但是至于蒸汽犁做成什么样子,什么样子的蒸汽犁最适合力学原理,最省力,用起来最好。

  现在他们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感概念。

  而这一切,都需要他们进行不断的用数学来进行验证。

  至于如何将蒸汽机转化为动力,如何让蒸汽犁实现自己行走。

  这一切的难题,就更不要说了。

  不过,这个课题可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,因此他们并不畏惧艰难,反倒是干劲十足。

  看到这里,李愔点了点头,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  大唐的科技之路,只不过是刚刚开了一个头。

  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科技的种子已经发芽。

  生长成参天大树,已经指日可待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,李愔忽然得到传召,命他和益州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孙思邈,再带上第一人民医院的几位神医,到皇宫去。

 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李愔心里不由一紧。

  让他们这些人去,不用问,肯定是皇宫里面有人生病了。

  到底是谁生病了呢?

  他的织梦虽然消息灵通,但是皇宫里面的消息,他们暂时还是没办法插手进去的。

  希望不要是母妃才好。

  第二日中午,他们乘坐火车来到长安皇宫之内。

  这时候,他们才得知,原来患病的是长孙皇后。

  对了,长孙皇后身体一直不太好,这是老毛病了。

  李愔不由打开系统,花费一败家值查询了一下。

 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,长孙皇后就是明年辞世。

  怪不得,现在会病的这么厉害。

  在见到李世民之后,李愔发现,李世民眼圈浮肿,脸上露出疲惫之色。

  这说明,这些日子,李世民都没有休息好,他非常关心长孙皇后的病情。

  看到李愔,李世民不由脸上一喜说道:“愔儿,你们来了?你母后病的十分严重,这几日已经吃不下饭去。你们快去帮她诊断一番,务必要把她救回来。”

  李愔施礼道:“父皇放心,孩儿一定竭尽全力。”

  说罢,就有力士带着一行人,直奔内宫而去。

  不多时,他们就出现在皇后的寝宫之内。

  很快的,他们便被请了进去。

  进入里面之后,李愔发现,太子李承乾,正在病榻之前侍奉。

  李承乾的眼圈红肿,脸色苍白,起身的时候,身体都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

  看起来,太子这段时间,真的是悲伤过度啊。

  太子或许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,但是的确是个孝子。

  “弟李愔,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  看到李愔,太子眼睛里面,露出希翼之色。

  不由过来紧紧地抓住李愔的手,恳求道:“六弟,求求你,一定将母后医好,求求你了!”

  李愔叹了口气,然后对太子李承乾说道:“殿下请放心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。”

  接下来,李愔让孙思邈去为长孙皇后去诊断。

  而趁着这个机会,李愔不由打量了一番病榻上的长孙皇后。

  只见面本国色天香,雍容华贵,母仪天下的长孙皇后。

  此时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,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肉,几乎就是皮包着骨架。

  眼窝已经深陷,呼吸变的困难,此时似乎疼痛难忍,正低声痛呼。

  看到这一幕,李愔心里也不由泛起丝丝的怜悯之心。

  说起来,长孙皇后能够被称为古代第一贤后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长孙皇后为人和善,在后宫,处理事情总能够公平公正,的确极为难得。

  当然了,李愔本身是不喜欢她的。

  这无关乎她贤不贤惠,而是两人所出的位置造成的。

  长孙皇后是太子的生母,她一定是坚决拥护太子的。

  而李愔很清楚,只要是太子或者李泰登基,那么他和胞兄李恪,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。

  而李愔想扶持自己的胞兄李恪上位,这一点,也是长孙皇后绝对不允许看到的。

  两人之间,其实因为身份之间带来的矛盾。

  其实长孙皇后从来未曾为难过他,反倒是李愔,曾经在长孙皇后生日那天,羞辱过她一次。

  因此,此时李愔看到长孙皇后的病容,心里也是百感交集。

  孙思邈为长孙皇后诊断了半晌,不由摇头道:“殿下,以老朽的医术,已经无能为力了。”

  听到孙思邈的话,李世民和太子李承乾,心里都是一阵阵悲痛。

  就连孙思邈都没有办法了吗?

  那这天下,只怕已经没人能够救得了皇后了吧?

  不过,此时他们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,那就是蜀王李愔。

  李世民不由看向李愔,然后说道:“愔儿,你去给皇后诊断一下。”

  李愔点了点头,然后坐到病床之前,装模作样地给皇后诊断起来。

  而实际上,李愔则是利用系统为皇后在诊断。

  很快,系统就做出了诊断。

  原来皇后一直都是肺部有毛病,也就是气疾之症。

  而现在逐渐严重,已经转化为肺癌,并且已经到了中后期了。

  如果治疗的话,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
  需要化疗还有后续的一系列的治疗,大概能为皇后延寿三到五年的时间,但是总共需要花费一百万败家值。

  而李愔现在,一共也就一百万出头的败家值。

  想要为长孙皇后延寿三五年,就要将他的败家值全部花光,这可是价值一辆火车的败家值啊!

  想了想,李愔不由说道:“系统,我还是兑换一些止痛药吧!”

  系统不由对李愔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  延寿三五年又能如何呢?

  化疗多痛苦啊?

  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,又何苦多受这三五年的罪呢?

  李愔才不会承认,他是舍不得花费这么多的败家值呢。

  这时候,长孙皇后忽然全身都抽搐起来,手掌紧紧抓住床单,几乎连床单都抓碎了。

  很显然的,她现在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  看到这一幕,李世民和太子李承乾,顿时心如刀绞。

  李世民急忙喊道:“御医,快传御医!”

  很快,在外面候着的御医,急忙跑了进来。

  他们早就有准备好的止痛药,这时候,就准备给长孙皇后灌下去。

  但是此时,长孙皇后已经没办法喝药了。

  灌进去的一些,也都吐了出来。

  面对这种情况,这些太医,都束手无策。

  这时候,李愔不由说道:“还是让我来试试吧!”

  听到李愔的话,那些御医不由大喜过望,差点忍不住要跪下亲吻他的靴子了。

  自从皇后病重的这段时间,对他们来说真是煎熬啊。

  只怕一点点错误,都有可能丢掉他们的小命啊。

  现在蜀王竟然主动站出来替他们扛锅,如果不让他们感激涕零呢?

  而李愔,则是拿出一枝特效镇痛针,命那些宫女按住皇后。

  接着,李愔迅速在长孙皇后的胳膊上,将针扎了下去。

  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,皇后的身体便不在颤抖。

  紧紧蹙起的眉头,此时也舒展开来。

  很快便甜甜的睡去。

  这一幕,让李世民和李承乾大喜的同是,也是大为振奋。

  因为自从长孙皇后患病以来,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和病魔做斗争。

  多少次都是在睡梦中被疼醒的。

  能够睡的这么香甜的时刻,几乎就没有过。

  而现在蜀王用过针之后,皇后马上就不疼了,这真是太好了。

  难道蜀王真的有办法将皇后救过来吗?

  李世民挥挥手,自己率先走了出去,示意大家都出来说话。

  不多时,众人都来到隔壁的房间。

  李世民满怀期待地问道:“愔儿,你一针下去,皇后的疼痛就消失了,是不是你有办法能够将皇后救过来呢?”

  旁边,太子李承乾,也是神态紧张地看着李愔。

  而李愔则是叹了口气说道:“父皇,皇后已经病入膏肓,神仙难救。儿臣刚才的那一阵,只不过是止痛药,能够暂时止住皇后的疼痛,其实是治标不治本。皇后的病情,儿臣真的已经尽力了。”

  听到李愔的话,李世民和李承乾,脸上难掩失望之色。

  太子李承乾,甚至已经怨恨上了李愔,觉得李愔根本就没准备救回皇后。

  而李愔,早就从太子李承乾脸上,看出了他的怨恨。

  心里的那一丝愧疚,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  看到了吧,这家伙,整一个白眼狼,不救就对了。

 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,对李愔说道:“愔儿,那你多留下一些止痛药吧,让皇后也少受一点罪。”

  李愔点头称是。

  忽然间,李愔想起了什么,不由对李世民说道:“父皇,儿臣想为皇后祈福。这样,儿臣回到益州之后,决定开设女子学堂,让整个剑南道的小娘子,都可以到学校学习。这样一来,想必这些小娘子,一定会对皇后感恩戴德。”

  听到李愔的话,李世民赞许地说道:“愔儿,你有心了。”

  嗯?

  父皇竟然答应了?

  李愔当即大喜过望地说道:“太好了,那父皇就为剑南道的那些小娘子,谢过父皇了。儿臣相信,有了这么多人的祈福,皇后一定会逐渐好起来的。”

  李世民点了点头,然后就命李愔他们下去休息去了。

  李愔又来到含象殿,见了母妃杨妃。

  在长安城待了几天时间之后,李愔再次回到长安城。

  然后,李愔就命人将乔琦琦叫了过来。

  “琦琦,本王准备在益州新城成立一座女子学院,准备让你当女子学院的院长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  听到李愔的话,乔琦琦不由又惊又喜地问道:“殿下,真的可以吗?”

  说道这里,忽然又想起上次殿下所说过的话,乔琦琦忍不住说道:“殿下,如果开设女子学院的话,那些百官,不是要弹劾你吗?要不然的话,还是别开了吧!”

  李愔不由哈哈大笑道:“琦琦,你放心好了,这一次呢,皇后病重,本王已经向父皇奏明,要开设女子学院为皇后祈福。父皇已经同意了,所以,现在根本就不怕有人弹劾。而本王准备让你当女子学院的校长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听到李愔的话,乔琦琦不由又是高兴,又是紧张。

  半晌才说道:“殿下,琦琦怕是做不好呢,要不,你让别人当?琦琦就当一个老师就好,殿下看好不好?”

  李愔哈哈笑道:“不要怕做不好,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会做事情的,你只管去做,有什么不懂的,都可以来问本王。好了,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。学校呢,早就已经建好了,现在本王就招收生源。”

  当初建设大学的时候,就预留下了女子学院的地方,当然了,两座学院并不在一处。

  现在益州大学的学生,一再增加,目前人数已经达到数万人了。

  当然了,李愔又在整个剑南道,增设了几家大学,这才让益州大学的压力,得到缓解。

  不过至于女子学院,还真是早就已经建设好了。

  现在只需要开始招生,和预备一些工作人员就可以了。

  接下来,李愔找到益州月报的主编夏云天,命夏云天在益州月报上,刊登了一则消息。

  ……

  新一期的益州月报发布了,再一次引发了大家的哄抢。

  现在益州月报,已经成为大唐时尚、新闻、娱乐还有农业等等的综合报刊。

  它满足了不同群体的不同需求,所以销量是期期攀高。

  那些富豪就不用说了,益州的一些新动向,都是他们想要了解的。

  他们直接订了全年的报纸,只要报纸一到,会直接送到他们家里去。

  还有那些官员和缙绅,他们也需要从益州月报上,了解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。

  因为益州月报的举办者,可是一位皇子。

  尽管这位皇子,远在益州,但是谁能说,他就没有一些最新动向,或者是皇上的一些最新想法?

  只要有一点,那就是赚的。

  还有那些学生兼职文人,他们喜欢的,是上面的板块。

  现在益州月报上的,已经不再限于李愔和徐惠在写了。

  已经多了不少特约作者,根据受欢迎的程度,他们可以拿到不菲的稿酬。

  现在投稿之人越来越多,他们已经不在为稿件发愁了,而是为稿件太多审稿而发愁……

  当然了,宣扬正能量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  什么孝子的故事,忠义的故事,仁义礼智信的故事等等。

  另外,现在益州日报还多了天下奇闻这一板块。

  他们招募了不少的驻外记者,记录下来不同地方的奇闻异事,然后将这些故事传回来发表。

  当然了,这些故事,要求的是真实性。

  而这个时代的记者,还是非常敬业和非常有职业操守的。

  并没有学会后世炮制新闻的那一套。

  而这个天下奇闻板块,也受到无数人的追捧。

  最后还有诗词歌赋文学板块,这一个也是在整个大唐收稿,也受到哪些文人的追捧。

  然后还有农业板块,这个板块,让那些百姓们都纷纷购买益州月报。

  综合起来,益州月报的销量要是没有节节攀升,那才是咄咄怪事。

  而这一切,益州月报的主编夏云天,居功至伟。

  现在益州月报的销量,比之从前,起码增长了五倍!

  益州月报每年的盈利,现在也变的非常可观。

  ……

  而最新一期的益州月报,仍然遭到哄抢。

  不过里面的一则消息,在剑南道之外,并没有引发多大的轰动。

  这则消息是,因为皇后病重,为了给皇后祈福,蜀王决定在益州新城举办一个女子学校。

  所有剑南道的小娘子,都可以免费入学。

  这些小娘子,只需要对皇后心存感激就足够了。

  这一则消息,好多人都不以为然。

  女孩子家家的,上什么学嘛!

  不过人家蜀王是在为皇后祈福,这是人家的孝心,他们倒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而那些世家还有那些老顽固,对这个消息则是非常不满的。

  这个蜀王,又搞什么?

  女子怎么能上学呢?

  你这不是对伦理的挑衅吗?

  他们都有心再弹劾蜀王了。

  不过现在,人家蜀王可是为了给皇后祈福,这是孝的体现啊。

  就算是他们,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弹劾蜀王。

  这时候弹劾蜀王,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啊。

  而这则消息对整个剑南道的百姓来说,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没想到,蜀王竟然会成立一个女子学院,这简直太棒了!

  现在,在整个大唐,或许对女孩子上学,都并不热衷。

  因为他们会觉得,女孩子嘛,早晚是外姓人,供她们上学有什么用呢?

  上学需要花钱不说,还不能帮助家里哪怕一点。

  在家里,至少也能烧火做饭,能够帮家里干一些农活。

  但是在益州,情况却是不一样的。

  剑南道这边,知识相当值钱的。

  能过读书写字,会记账,工钱直接翻一倍啊。

  而根据目前的形式,已经不止是一倍了。

  因为整个剑南道的发展,非常迅速。

  所以,剑南道的商业发展,也跟着异常的繁荣昌盛。

  因为商铺或者工厂,越来越多,这也导致,用工量大大增加。

  甚至就连吐蕃还有吐谷浑的百姓,都偷渡过来打工。

  面对这一状况,李愔并没有严格审查,禁止偷渡。

  这对整个剑南道来说,其实是好事儿。

  能够解决剑南道用工荒的问题嘛!

  而现在奇缺的,还是那些会记账的读书人。

  别看乔琦琦等人,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,学会几千个字,能够记账。

  一般的普通人,至少要用几年的时间,才能够学习到这种程度。

  而整个剑南道,从李愔普及拼音本三字经百家姓以来,才过了不足三年的时间。

  这直接导致,能够记账本的读书人奇缺,所以,这些读书人的待遇也跟着水涨船高。

  现在工钱已经翻到了普通工人的四倍,现在还处于上涨期。

  计算是女孩子,只要会记账,不犯错,一样能够找到活计。

  而现在整个剑南道,因为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用工机会的不断增加。

  他们打工赚的钱,已经远远超出了地里的产出。

  种地不如打工,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  当然了,民以食为天的小农思想,依然在影响着他们。

  完全不种地的百姓,倒是并不多。

  但是将女孩子留在家里洗衣做饭的思想,也在悄然间发生着变化。

  让女孩子去读几年书,然后回来做工,一两年的时间,就能将耽误的这几年,全部都补回来。

  这笔账,他们也是会算的。

  并且,女孩子到时候就算嫁出去,在娘家的地位,也是不一样的。

  既然如此的话,为什么不送女孩子去读书呢?

  因此,女子学校要成立的消息一经传播,马上就有好多家长前来询问招生的具体情况。

  而这时候,学校里面的招工,也已经完成。

  女子学校嘛,里面无论是厨师还是那些保卫人员,用的自然全部都是女子。

  反正蜀王给的待遇很高,足足是外面那些店铺的两倍,根本就不愁招收到员工。

  现在,校长有了,就是乔琦琦。

  员工到位了,大学也早就建设完成,现在缺的就是老师了。

  就乔琦琦一个人,根本就教授不过来这么多学生啊。

  而令李愔惊喜的是,当十五国的公主,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,她们主动求情前来教学。

  不过,她们也有个条件,那就是她们国家的子弟,能够到益州大学和益州女子大学来读书。

  对于这个请求,李愔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。

  ……

  此时,唐皇李世民,要求李愔再建造一辆火车,开通益州到杭州之间的铁路。

  当然了,杭州到长安之间,自然也要开通铁路线。